“粉丝经济”乱象何时休

  ■2017年以来,苏州市检察机关办理涉“粉丝经济”乱象案件17件23人,涉及盗窃、诈骗、帮助网络犯罪活动、故意杀人等罪名。

  “直播间的小姐姐们,长得又美,声音又好听……”某直播平台的主播让“粉丝”肖学(化名)着迷。肖学没有工作,身无分文,却想在直播平台“挥金如土”刷礼物、打赏。为了这虚幻的满足感,玛蒂娜新闻网,他先是小偷小摸,后又实施诈骗,最终落入法网。

  没有合法收入来源的他开始小偷小摸,在网吧趁他人熟睡之际盗窃一部手机,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12天。

  他根据广告方提供的文案内容,明码标价,帮忙推广兼职、美妆、服饰等各种信息,价格在260元-300元/条,每条保留72小时。

  现实中,像肖学这样的“粉丝”并非个案,未成年人易冲动、易着迷,由此上当受骗或骗人,走上犯罪道路。2017年以来,仅江苏省苏州市检察机关就办理了涉“粉丝经济”乱象案件17件23人,涉及盗窃、诈骗、帮助网络犯罪活动、故意杀人等罪名。

  “大V”的生意经

  打赏是在捍卫“爱情”?

  侯因(化名)2006年就成为某网络游戏论坛的注册用户,2014年开始在论坛内发布很多关于豪车、古董收藏、名表评鉴等主题帖,并多次表示在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应邀出席各种名表相关沙龙、晚宴。渐渐地,侯因成为论坛网友心中的“表帝”。

  苏州大学传媒学院副教授陈一认为,“粉丝”尤其是青少年“粉丝”,喜欢参与打赏活动,但板子不能都打在青少年身上,网络平台在某种程度上扮演了“推手”“诱饵”和“教唆”的角色。

  陈一建议,可对直播平台、主播采用积分制管理,进行全程式、伴随式管理,压实平台方责任,引导其打造正能量“网红”。(卢志坚 李沁娟 记者 李超)

  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孙兴峰建议公安机关强化利用大数据对犯罪信息的筛选研判,挖源头、斩链条,并积极强化与网信、金融监管、检察、法院等单位的工作协作,统一证据采集和法律适用标准,提升打击精准度。

  当然,这些特权是需要金钱支撑的,“粉丝”必须花钱开通会员,最低级别的会员年费也要3000元,而最高级别的“国王会员”年费则高达45万元。

  检察官建议加强平台管理

  90后高明(化名)一直渴望发家致富。大二那年,他开启了创业生涯的第一步——做微商。为吸引客户,他花了80元钱请“微博大V”帮忙推广。经过一番操作,高明经营的两个微博号分别收获了几十万“粉丝”,陆续有商家找他推广广告。

  出生于2000年的肖学,初中毕业就辍学在家。2019年3月,他从四川老家独自一人到苏州打工。已过惯游手好闲生活的他,吃不了苦,没过多久就辞职了。肖学不敢跟家人讲辞职的事情,更不敢回老家,一直在狭小昏暗的出租屋里玩手机,看网络直播,给主播刷礼物、打赏。

  收获“粉丝”信任后,2015年,侯因开始帮论坛网友代购各式名表。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侯因的交货速度明显变慢,面对越来越多网友的催促和质疑,他多次以各种理由推脱,后来突然销声匿迹。论坛“粉丝”互相询问才发现,没收到手表的大有人在,于是报警。

  无论是直播平台分等级收取会员费,主播收获“粉丝”的礼物、打赏,还是微博、网络推手、“大V”的种种包装,最终都是为了吸引“粉丝”关注,从而获取经济利益。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